首页>> 女生耽美>> 辞天骄 >> 第三百三十八章 居船自我隔离

第三百三十八章 居船自我隔离(1 / 2)

作者:天下归元

竟然不是毒。

叫合欢蝶,听起来像是什么淫乱动情之物,但其实也不是。

“这东西来源复杂,先是一种叫合欢蝶的花,生长在黔州和燕南交界处的深山之中,三年萌芽,三年抽枝,再三年才开花,花只开三天,还不定季节时间,所以虽然不算珍稀,花却非常难得。花开时光彩美丽如蝶,引得一种异蝶前来吸食花蜜花粉,之后这种异蝶产下的卵,才是真正的合欢蝶卵。得到这蝶卵后,以玉盒盛装,四周放置十余种独特草药毒物保存。使用时将卵弹在对方身上,那卵是透明的,粘性极强,也极小,根本无从发觉。卵沾着人身会立即孵化,如水滴烘干,只留下一道痕迹如彩光,经年不化。此物号称能令人改换容颜,散发香气,从而令人倾心,渴求一遇,所以有名合欢蝶。”

铁慈道:“听起来倒像燕南黔州等地会有的某种蛊,少女给喜欢的男子下了蛊,那男子便能爱上她,从此死心塌地,至死不渝。”

一转眼看见慕容翊眼睛亮了,顿时失笑,“你这个表情做什么?难道我对你还不够死心塌地么?”

赤雪:……这狗粮我猝不及防。

慕容翊:……这表白我也猝不及防。

铁慈其人,从不扭捏也不故作矜持,但也很少热情如火。慕容翊有时午夜里将两人之事反复琢磨,总在想,铁慈是不是心中装下了太多江山百姓,导致爱情已经没有多少盛放的地儿了?

到如今他才隐约察觉,并不是放不下没有放,而是她习惯了我之所爱不张扬,越珍重的越放在心深处妥帖收藏,只偶尔阴晴雨雪,略一擦拭,便熠熠闪光。

慕容翊笑起来。

他曾经遗憾过所爱的这个人,不会把爱炽烈地写在脸上挂在嘴上。

可如今他觉得,这样也是很好很好的。

在平静携手而过的路程里,偶尔得她不经意稍一掀开,就见秘密花园,浪漫天地。

乍然相逢的惊喜。

赤雪从无声的打击中回神,咳嗽一声,好打断那两人忽然黏缠的目光,把注意力拉回到更重要的事情上,“……但我这里得了容院正给的一本医书,其上关于合欢蝶的记载却有不同。书上说,合欢蝶因为这样的功效,被以讹传讹,让很多人以为其功用和燕南入情蛊类似,但其实大有不同。合欢蝶的作用,是改换容貌和体气。”

铁慈听她加重了的语气,怔了怔,已经察觉了不对。

“改换,不是改进。所以说……”

“容貌丑陋和平庸的人,能改得美貌芬芳,自然能吸引心仪的人,成就好事。而世人容貌大多平平,是以合欢蝶有了这样的名声。”

“但其实对于容貌臻于极致,无可改进的人来说,合欢蝶的作用,就是反向的。”

“对,它能让丑的变美,也能让美的变丑。”

“只是因为它对于容貌改换临界要求的标准比较高,所以之前出现的寥寥几例,都是变美。才成就这种名声。”

“或者这么说,如果对方很美,就不该用在自己身上,而是用在对方身上,使对方变丑,自己不就能高攀上了?”

铁慈皱皱眉,这思路令她不适,会想起楼析和狄一苇。

慕容翊道:“谁这么无聊?”

问是问,心里已经想到了谁。

“不,合欢蝶其实还有一个世人一般不知道的后果。就是它使用在谁身上,容貌改换后,人的身体会变得虚弱,因为合欢蝶说是无毒,但其实非常要命,它会和这世上很多无毒的东西药性冲突,会无时无地生成各种毒性,不致死但会破坏人的身体,人从此会多病多灾……”

这就很恶毒了。

想要变美的代价么?

“这还没完,合欢蝶卵孵化后,是具有传染性的,和中招的人接近越多,越可能也中招,效果虽然递减,但却有可能因为各人体质不同,产生不同的反应。”

慕容翊闻言,猛地后退三步,随即眼眸一沉。

之前听说中了合欢蝶的时候,他无动于衷,此刻听说还会影响铁慈,顿时动了真怒。

铁慈脸色也不好看,谈家人真是惹事精!

这事儿九成九是谈秀月干的,谈秀月一直在后船,唯一的机会就是慕容翊查船将她揪出来那次。

铁慈有些后悔,当日她不该画那画开玩笑的,乱了慕容翊心神,否则以他的敏锐,就算合欢蝶再怎么难以察觉,他也应该能发现的。

但是问题来了,谈秀月虽然出身西州,紧邻黔州和燕南,但是合欢蝶卵如此珍稀,凭谈家,凭她,不可能得到那东西。

慕容翊笑问铁慈,“你介意我杀了你表妹么?”

“别急。杀了也拿不到解药……”

“没有解药。”

两人都看向赤雪,赤雪将书一扬,“书上写的。”

“去和丹霜说,带人去后船,悄悄控制住谈秀月主仆。”铁慈道,“尤其是那个小厮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几人都听见隐隐传来喧嚣,还有噗通落水之声。

几人掠出舱房那一刻,正听见后船上甲板上,值守的人在奔走大喊:“有人划走了小船!还有人落水!”

铁慈一看,后船上的救生船已经被划走,船上一个黑影正在奋力划船。

而船后,扑腾着一个人,一边拼命去扒那船,一边尖叫,“带着我!带着我!是我帮你找到船的!”

正是谈秀月和她那小厮。

那小厮埋头划船,理也不理追在后面大叫的谈秀月。

忽然身后喧嚣忽止,连谈秀月的声音都没了,小厮下意识回首,就看见后船桅杆之上,站着一条人影。

颀长秀越,衣带凌风,身后苍天湛青,一轮冷月濛濛,他遥遥俯瞰,凉过月色。

小厮隐约见他唇角一勾。

似有意,似无情。

小厮心底一凉。

下一瞬屁股也一凉。

他低头一看,瞳孔一缩。

船底不知何时,竟然少了一块板,水已经漫过船帮!

这救生船,竟然早已做好了入水既融的手脚!

下一瞬厉风呼啸,湖水裂壑,一支长箭破空而来,血花爆现。

小厮一头栽倒在船中。

飞箭射来时顺便掠过了谈秀月头顶,她只觉得头顶一凉,一抬头看见半空黑发飞散。

她吓得叫都叫不出。

身后有人飞渡而来,拎起了她。

下一步要去拎小厮的时候,小厮的身子忽然无声无息地沉了下去。

下来的慕四眉头一皱,将谈秀月随手一抛,就去拉小厮。

提供药物的一定是他,解药也要着落在他身上。

人倒是一拉就出了水,却软绵绵毫无动静。

慕四一探鼻息,脸色就沉了。

人已经死了。

方才明明只是穿透肩膀。

居然就在他面前,这须臾之间,杀人灭口……

他恼了,转身就要投入水中,追杀敢在他眼皮子底下灭口的王八羔子。

上头慕容翊喝:“慕四,回来!”

慕四不理。

丹霜还看着呢,他得把脸面找回来!

一条人影飞下船头,向他游来。

慕四一回头,顿时怒喝:“水冷,你下来干什么!”

丹霜也不说话,湿淋淋冲上船,一把抓住他领口,拖了他就走。

刚才主子喊都喊不动的牛脾气,给丹霜这么一抓,也就抓走了。

上头慕容翊凉凉笑了一声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